我支持學運、支持社會運動,尤其是在這個逐漸失去民主自由的動盪時代。

台灣人經歷了許多威權時代的迫害,大部分的人似乎習慣了雖然保守但至少穩定的局勢,凡是就接受就好;只要不要談到政治就好.....漸漸的,當局者會因為人民的禁聲,而自以為天,加上權力薰心,變本加厲地將獨裁強壓人民,直到民眾開始感到自由的限制已經威脅到生命,自然而然就會聚集反動的力量揭竿而起。

這幾年來,許多民族自決的國家都是這樣興起的。

經過黨外人士的努力,台灣曾經一度終於釋放出民主自由,這些黨外人士,不乏有著具備造反思想及熱血的青年,學生運動一直都是台灣政治運動不可或缺的一份子,從野百合,到反媒體壟斷,曾經我也是那樣反對威權、反對專制政治的熱血青年。

只不過,年過三十,卻發現人是可以被操弄的,而操弄自己的不是別人,往往是自己的私心。

最近在網路上流傳一篇文章,他所提到的事情跟我的工作有關,便很有興趣的點進去閱讀。

一位年輕人提到他在某家企業受到不平地等勞資對待,他憤憤不平的表示,這家企業是受到政府的方案所補助,而沒有提供就業保險、沒有勞退,薪水更是少的可能,於是在文章中他大聲地叫屈,認為政府正在公然的幫助企業壓榨勞工。

很不幸的,我正是在執行這個方案的人,更不幸的,這個年輕人所謂的事實,在他有技巧的避重就輕下,把整件事情的罪責歸咎在企業及政府身上,成為了勞資問題的受害者。

看完這篇文章,我感到相當心寒。文章已經隨著媒體散發出去了,數以千計的年輕人跟他站在同一陣線,共同撻伐政府及企業的惡行惡狀,卻沒有人去看這個補助方案的精神及意義,卻一昧地相信這個年輕人陳述這個事件的立場及態度,整篇文章的回應,就這樣被他操弄了。

他透過許多方法陳情、投訴,這當然是正確的事,他與這家企業的糾紛,透過正常的管道去尋求救濟,我深表支持,但令我覺得難過的是,另一方面他利用私人的論述平台,詆毀了這個方案,也詆毀了認真執行這個方案的數以百計的人。

他永遠都不會知道,這個方案的精神不在於支持像他這樣有才華、有能力、不缺就業市場的年輕人;他永遠不會知道,這樣的方案讓多少民間團體有更多的人力及經費繼續支撐;他永遠也不會知道,這個方案幫助多少弱勢族群重新回到職場;而這些跟他站在同一陣線,自以為這樣的方案是消化預算的年輕人,永遠也不會知道,每一個補助案,都是我們耗費多少精神及時間去訪視、去研究計畫、甚至開過好幾次會議,最後以嚴謹的審查會議來評估是否補助這些申請的民間團體。

而且他沒有提到的是,他當初在進入這家公司、參與這個補助方案的同時,他已經簽下了同意書,表示他知道這個方案的精神及作法,包括他的身分只適用公法救助,而不適用就業保險。

當初如果他覺得不妥,可以不用答應就職,憑他的實力,外面願意用他的企業多的是。

現在他對外宣稱,企業主從來沒跟他提過這個方案的任何事,但事實上卻是在他上工的第一天,他應該就要閱讀完、並已經填妥所有的同意文件。

沒有人逼他非做這份工作不可,畢竟這樣的方案目的是要支持特定弱勢對象,而非像他這樣有實力的年輕人。

我覺得難過的是,所有對他不利的條件他一開始都知道,最後卻露出一副被企業、被政府打壓的弱勢貌,透過網路這樣的平台發出不平之鳴。然而公然的與其他人共同抹煞了這個方案的精神,還有為他付出多少血汗的工作人員。

他佔著這個職缺,就少了一個弱勢對象有工作機會,一個有實力的人剝奪了另一個缺少就業能力者的工作機會,憑甚麼裝弱勢?

我也知道青年起薪低、工作不好找,但這些都與這個方案無關,卻被他模糊了焦點。

反威權、反壟斷,都是他所支持的事,但這次他所反對的,在我看來,不是另外一個不平等的體制,而是不甘心自己的權益受損而已。

我的身分不適合公開的對於這件事情表示態度,我也無法公開的敘明特定的方案、企業及個人,卻又不希望這些年青人自認為吃了虧,卻開始怪罪整個社會及政府,但又不願意查證整個事情背後的事實及真相。

之後,我想接觸他,私底下跟他聊聊這件事,他沒有回應,繼續在他的世界當個清高的學生運動者。

後來我只回他:

"當你堅持的正義方向錯了,你不會是黑暗騎士,而是個小丑。"

2010120106500935189553  

正義,每個人都有,但如果是建立在自己的私心上,只不過是個顛覆社會的恐怖份子而已。

如果不幸的你看到這篇文章,請你思考我想對你說的話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tswill 的頭像
gtswill

新生活,從這裡開始

gtswi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