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天,現在念小二的小姪子被我媽的嚴格管教念的煩了,鬧著脾氣,客廳的氣氛顯得很僵。

我招招手,把我的小姪子找來房間,想跟他聊一聊。

我問他:「你怎麼了?」

他嘟著嘴,含糊的說著:「我覺得阿罵都在罵我...」

「那你覺得,阿罵為什麼要罵你?」我反問他。

「因為,阿罵要教我,可是我沒有認真學...」他委屈的回答著。

小姪子是媽媽在帶,所以包括他的生活起居,以及他的課業跟生活教育,都是媽媽在管理。在我們家多了這個成員之前,我媽總是忙碌的在上班,我跟哥哥不是在外地工作就是在唸書,老實說,好一陣子跟我媽媽碰面的機會其實不多,對我們而言,能夠等到媽媽休假,願意親手煮一頓好菜,就是最大的滿足了。

現在我的小姪子,每天都吃我媽親手準備的料理,還每天都會盯著功課,連上下學都有阿公在接送,回想起我跟我哥的小時候,突然覺得時代真的在轉變了。

「你知道嗎,其實你很幸福耶」我跟小姪子講,他瞪大著眼睛看著我,似乎期待我講出甚麼樣的話來說服他。

「你看喔,每天都是阿公載你上下學,你早上七點起床就好了,然後七點半出門,不到五分鐘就到學校,都不用擔心遲到,我跟你爸爸,小時候都要用走的去學校,早上六點半就要起床,七點要出發,七點半才會到學校,每天要走半個鐘頭,你算算看,當你開始看海綿寶寶,我們才出發,等你看完了之後,我們才到學校,走了這麼久。」

「怎麼可能,那阿公跟阿罵在幹嘛?」

「他們要工作、要做生意阿,哪有空,都是你爸爸帶著我去上學、放學阿。」

該怎麼說,我回想起小時候,卻反而自己陷入在某種情境的思緒裡,有點久久不能自己。

我已經不記得小時候對於上學是甚麼樣的心態,大概是那種每天不得不作,卻還是得作的事。小的時候,我很不愛上學,每次放完長假一回到學校就會哭哭啼啼的,還會自己打公用電話回去說不想上學,這個毛病一直很困擾著爸媽的老師,我記得那時候只是因為很害怕老師會發怒、老師會打人,所以我很害怕上學。回想起來,我很害怕挨罵幾乎就是從這個階段開始的。

有的時候,放學並不跟大我三歲的哥哥一起走,所以我會走自己的方向,因為學校到家裡的路不只有一種路徑,可能會穿過天橋、穿過街道,有時候還會鑽到人家的後門,聞到很臭的排泄味;有時候會經過土地公廟,或者是賣著小零嘴跟小玩具的柑仔店,然後掏出身上吃完早餐剩下的零錢貢獻給人家。

讓我印象最深刻的,是在我回家的路上,偶爾會經過一個老外省人開的烤蕃薯攤,小時候不知道,也不管身上有多少錢,就掏出來給老闆,要跟他買蕃薯,神奇的是,不管我拿出多少錢,有時候是三塊五塊,有時候是十塊錢,他總是會給我一個相對應大小的烤蕃薯,然後笑笑的包給我,三塊錢的可能只有像粉筆般小小一根,十塊錢就像個磚頭一樣大,反正我只知道,只要有掏錢就有蕃薯吃,完全不用擔心。有一天爸爸開車接我放學,我說要買烤蕃薯,然後爸爸給了我一張五十元鈔票(那時候還有),我拿給老闆的時候換來我自己都嚇一跳的一大包蕃薯。後來我才知道,其實這個伯伯佛心來的,即便是我們身上錢不夠,但他還是會滿足我們想吃蕃薯的慾望。

後來我搬家了,那樣的場景也隨著時空變換而幾乎消失在記憶的洪流裡。

等到我長大,有機會自己騎車或開車到舊家附近,總是會刻意的經過這一段我曾經「回家」的路,不斷的都市更新及重劃,那一段像在探險的路徑,也逐漸消失不見。

現在的家長擔心治安不好,也擔心誘惑太多,即便從家裡到學校不過幾百公尺的路程,也非得要緊迫盯人的接送不可,我也承認,二十年前民風較為純樸,那時候的小孩真的也比較幸福,不用擔心被綁架或勒索,可以開開心心的邊玩邊回家。

回到現實,小姪子似乎對於我和哥哥小時候的記憶有著很多不可思議的疑問,我只是摸摸他的頭,想告訴他,不管大人再怎麼責罵他,都是為了希望他能認真唸書、能平安長大。

至少,我和我哥哥都是我爸媽這樣教出來的,也都平安長大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tswill 的頭像
gtswill

新生活,從這裡開始

gtswi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