語言很奇妙,相似的字,改變了順序,意義便不太一樣。

作對的事、把事做對,這兩句話,看起來很像,但意義不大一樣。

作對的事,指的像是一種態度,是一種行為的意象,突顯人的價值,有明顯的方向性,是一種主觀的說法。

但"把事做對",就好像是一個動作一樣,像是一種形容詞,去形容一種動作,這個動作是把一件事情按照正確的方式去做,沒有價值判斷,只有對跟錯,是一種客觀的說法。

作對的事,把事做對,會獲得與期望正面的結果;但把事做錯了,即便做的是對的事,但結果仍然不對。

我今天一整個早上,都在想這件事。

我被交付一項相當重要卻緊急的任務,在我的心中慢慢地想要好好表現,除了仔細推敲應該有的步驟之外,更全面性的瞭解這項任務的來龍去脈,以期望把這件"對的事"做好。

花了一整天,我知道在做"對的事",也很努力的做,然而到了隔天,遇到了某些狀況,還是始料未及的,造成了別人的困擾。

原來,我沒有把事情做對。

如果自己偷懶沒好好做也就算了,該做的事沒做,便摸摸鼻子趕快比事情做完。但最令人氣餒的是,明明自己也花時間下去做了,卻因為沒有把事情做對,便感覺白忙了一天,甚至會被覺得根本什麼事都沒做,花了一整天的心思,不知道為了甚麼。

因此,把事做對,比去做對的事還有來的有難度。

在職場上,往往會在有沒有把事做對掙扎著。我還記得在之前的公司,老闆的脾氣很大,常常會因為沒有把事情做好、做對,惹得她大發雷霆,剛開始還會懂得把皮繃緊,後來根本就覺得反正做甚麼都不對、不滿意,乾脆講一項做一項,惹來工作態度被動的指責,總比老是把事情做錯來得好受一些。

我沒什麼資格去評論說我的老闆是對還是錯,尤其當某些事情關係到利益存亡時,在這個競爭的社會幾乎完全無法容忍錯誤,因此"把事做對"變成相當重要的守則。

老實說,這樣的生活既緊繃壓力又大,每天都害怕犯錯,卻又得每天面對自己的工作,處在這樣不自由的工作環境,實在是悶地想要脫逃。

我想,這其實也不是工作環境的問題,是自己的問題。

我無法容忍自己沒有把事情做對,所以給了自己相當大的壓力,也讓自己沒有彈性可言,沒有彈性的橡皮筋不是動彈不得,就是一拉就斷。

我這條沒有彈性的橡皮筋,就這樣老是被拉斷了。

有時候,給自己一點彈性,不要老是把自己逼得那麼緊,其實才是真正的生存之道。

至少,我們已經在做對的事了,能夠判斷做甚麼事的對的,這是天生的天分使然,而把事做對,需要經驗及練習,更需要時間來磨練,靠的是後天的彌補。

既然我們有了天分,只缺少後天的努力,我想只要多練習,就能夠慢慢看出成果,把事做對。

所以,其實這一切也沒有這麼難嘛,也沒什麼理由自暴自棄了。

不只是我,如果看這篇文章的你,也是對自己沒信心、容易放棄自己的人,或許該想一想,你是沒把事做對,還是沒去做對的事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tswill 的頭像
gtswill

新生活,從這裡開始

gtswi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