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本來以為寫公文是很簡單的事,尤其是為了準備高普考,拿著講義死背著那份公文格式,我真的以為寫公文超容易的。

還記得國家考試時,國文除了測驗題之外,還有20分的公文及60分的作文,作文當然是隨意發揮,至於公文,根據講義的指導,是有公式可以背的。

包括一開始的檔號、保存年限,接著是發文單位、受文者單位、然後公文內文、正本副本、機關關防.....諸如此類,只要背熟公式,拿個14分沒什麼問題,至少我都有這樣的分數。

但真的在公務機關寫起公文的時候,才會發現高普考的公文考試是一場騙局。

首先,所謂的格式,其實現在都有軟體設定好了,背個鳥勒,根本不用背就寫得出來了。

而我們最不關心的內文,才是實務上最恐怖、也是最艱難的事。

本來以為對我來說寫文章像吃飯喝水一樣簡單,不過是把我想要處理的事情陳給長官看,或者發文給受文者看,這麼簡單,有甚麼困難可言,而且中央不是一直在提倡公文白話化的運動,我白話地寫下我要做的事,一切就解決了。

當我第一份公文簽搞背退下來的那一刻,突然覺得我好像在看另一個世界的文章一樣,許多用詞根本就不懂是什麼意思。這時候我才明白,寫下公文的內容才是寫公文這件事中最困難的地方。

自此,不管是誰問我說,到這裡最不習慣的事情是甚麼,我一定會說:"寫公文"。

經理也告訴我,他第一天上班,面對第一份公文,發呆了半個小時,才開始動筆。那我算還好,我花了十分鐘就寫完第一份公文,只不過被退件而已。

慢慢地,我發現其實公文用詞是有脈絡可循的,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公務體系保守的環境,所以同樣類型的內容,格式居然都大同小異,後來我才明白,公文並不是一種"文體",寫公文也不是寫一篇"文章",簡單來說,公文是一種工具,而公文用詞是一種"語言",就好像在學英語、日語一樣,要學寫公文,就像在學另一種語言。

但這是一件很弔詭的事,我們從小到大,不管是國小、國中、高中、甚至是大學,國文課從來也沒教公文麼寫,而國文老師似乎也不見得能夠知道公文要怎麼寫,但為什麼這樣的"工具"及"語言"卻在公務機關中不斷流傳著?勢必是有一股保守及傳統的力量在促使這樣的東西繼續保存,即便是公文從過去手寫,到從直式改為橫式,甚至還可以用電腦軟體設定好公文格式,但公文的寫法及用詞卻還是可以那樣的文謅謅、且不親民,這真的是一件相當難以理解的事。

這是不是證明了公家機關的保守,還是證明公文是一個官方正式承認的文體,這並不得而知,我只知道,要真的不進公家機關,還真的不知道公文要怎麼寫。

就好像某個神祕的組織,非得要進去才知道某些秘密一樣,我想寫公文的秘密,會繼續用這樣的形式流傳下去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tswill 的頭像
gtswill

新生活,從這裡開始

gtswi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