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花了很多時間,想弄清楚,原本以為找到個暨適合又愉快的工作,但這一週我到底怎麼了?

從禮拜一,我就莫名的不安。

戰戰兢兢的過著並作著每件該作的事,最後還是出包了,換來老闆的震撼教育。

發生甚麼事,而或者說,怎麼發生的,其實都不是很重要,重要的是,我的工作態度在旁人眼中,居然是不及格的。

所以我到底怎麼了?其實我也說不出來,悶不吭聲的壓抑自己的情緒,讓原本神經就僵硬的我,緊繃到了極點。

我想起剛從台北背負著沈重的挫折感回來台中時,老爸用大聯盟的投手來形容我的處境,並且鼓勵著我,我把這樣的狀況再擴大形容,我像我可以這樣說明我目前在職場上的處境:

初踏進市調業,我就像個投手一樣。

我從來就沒打過職業棒球,確有著能夠投出球速及適當的體能,所以我憑著半弔子的天分,進入了一個傳統球隊。

原本我還以為這是個有規模的傳統球隊,仗著他的名聲,的確很多對手是不戰自敗,然而我卻發現,因為這個球隊的老闆觀念有問題,所以導致球隊陷入了一個奇怪的經營模式。會計要負責當球員醫護員,投手教練居然還要幫老闆倒茶,而總教練還得照著先發輪值表投球,整個球隊沒有根本訓練時程表,反正排上先發,上去投就對了。

在我剛進去球隊的時候,原本我只是個牛棚選手,甚至連佈局投手都稱不上,一天到晚在牛棚準備,卻沒有先發機會。奇怪的是,球隊的先發投手相繼離隊,短短兩個月,我居然已經是球隊僅存「會投球」的人,然後,總教練排了我第一場先發,然而在那之前,我根本沒有登過板的經驗。

由於球隊的戰績也一直沒有起色,我也沒甚麼太大的壓力,在沒有任何指導及訓練的狀況下,我決定用我自己的方式投球。奇蹟發生,就在我一直獨秀的情形下,不但投出了一場勝投,對手也莫名其妙的被我K的灰頭土臉,從那天起,我一直以為我很適合打棒球。

持續了整個球季,我幾乎站穩了球隊的第二號先發(第一號先發是總教練,很扯吧?)。

在第二個球季開賽前,我被叫進球團辦公室裡。

辦公室裡坐著老闆、總教練、跟兼任投手教練的倒茶小弟,老闆問我:

「你進來球隊也有一個球季了吧?」我點頭。

「我們很看重你的天分跟實力,所以我們想要讓你擔任這個球季的投手教練,負責維持本球隊的投手佈局及調度,你願意接任嗎?」

我很傻眼,沒想到只待了一個球季的投手,居然就要當投手教練,心裡面當然有被肯定的虛榮感,但一點都不覺得實際,因為以我的經驗的能力,恐怕我作不出甚麼好的佈局及戰術。

就這樣,我的手下有著很多能力不錯卻沒有接受訓練的投手,不斷的被總教練安排上去守備及打擊,我卻沒有提出自己的意見的空間,球隊沒有一個人是站在固定的守備位子,也沒有一個人是絕對的投手或是野手,即便是身為投手教練的我,卻往往要擔任指定打擊,只因為全隊沒有人比我更會打擊了。

我發現,我如果繼續呆在這個球隊,我一定無法打出更出色的成績,於是,我私底下找到了另一家有規模的球隊,然後在無預警的狀況下,離開了第一家傳統球隊。

新球隊對於我的投靠感到很訝異,投手教練問我,為什麼要放棄一個傳統球隊的投手教練身份,而來到這個球隊從二軍投手做起,我說明了我的理想及在老東家的不愉快回憶,然後,我的新東家相信我一個球季的就能成為投手教練的天分而接受了我。

跳槽固然令人覺得興奮,我似乎到了一個更有前途的球隊,不但全隊勝率高,且分工精細,每個人都各司其職,完全不用擔心又要打擊又要投球的窘境,原本以為到了一個有規模的球隊,是我人生的另一個開始,沒想到惡夢才剛降臨。

表面上,這個球隊的每個人都相安無事,我卻隱約感受到莫名的壓力存在。

許多人對我原本是傳統隊伍的投手教練間指定打擊的身份感到好奇,以為我是個厲害的傢伙,但雖然是對我賦予高度期待,卻也試探性的把我放在二軍待命。

在跟著球隊訓練的同時,我發覺不太妙,原來正式的投手訓練是這麼嚴謹的,我完全跟不上,當別人在做精準的控球練習時,我卻只會用力的把球丟進捕手手套中,更枉論捕手給我其他變化球的暗號,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及。

我的二軍教練在期待我一定有甚麼過人之處的狀況下,安排我上場中繼,在神經緊繃及尚未準備完全的心理狀態下,很乾脆的一局爆了。

在滿場的噓聲中下台,但我仍期待自己能有更好的表現,所以不斷思索著如何跟上球隊訓練進度,但壓力始終籠罩在我身邊,一直到我再也承受不了別人的耳語,我決定離開球隊,一度想要放棄職業棒球。

我開始思考,如果離開棒球,我還能作甚麼,每天看著球賽轉播,手裡養養的,但回到沒有職棒球隊的家鄉,卻不知道接下來的路往哪走。無意間,發現原來我的家鄉一直有個低調的小球隊,戰績平平,我決定帶著我的大球隊經驗去試試看,同樣仗著在傳統球隊擔任到投手教練的資歷,順利的在家鄉成為球隊的一份子,所以我下定決心,要好好的為球隊贏球,在職棒這條路走下去。

一開始,因為是小球隊,二軍跟一軍的關係密切,大家有說有笑,也互相分享比賽經驗,老闆兼總教練雖然很辛苦,但也以身作則,除了偶而站上先發之外,也會指導球員每一場球的打法,而因為球隊有固定會贏的場次跟對手,所以球隊的目標就是要贏這些該贏的隊伍,把球隊的戰績持平就好,所以幾乎都是用固定的戰術及先發陣容應戰,而我的加入,也等於球隊多了一個佈局的空間,所以我也開始從中繼或救援投手的身份上場。

而為了避免一局爆,所以我投得很保守,幾乎捕手暗號怎麼給,我就怎麼投,每球投的四平八穩,不刻意展現K功,也不會輕易四壞,但也許是球太平穩,所以偶有亂流,遭對手打擊,還好球隊守備訓練有術,加上固定的戰術奏效,導致我的表現並不置於讓球隊輸球,但也不會有太大的起色。

我一直以為我的表現平穩就好了,反正球隊的戰績穩定,我也不用想太多,就這樣安穩的投下去吧。

然而,半個球季過去了,卻開始產生在我手上輸球的狀況,雖然比起之前的球季並不會輸得太難看,但我的保守表現,好像讓對手看出手腳,一直都沒辦法投出一場好球,我開始找不到自己的定位而感到不安,直到有一場比賽,我把總教練的暗號解讀錯誤,而擅自將打者三振,下場之後,被總教練大罵一頓。

第二天,我原本被排定中繼的賽程,臨時被抽換了。

投手教練把我找去,認真的問我:

「你真的想要打棒球嗎?」我點頭。

「可是總教練看不出你的企圖心,每場比賽,你似乎都只是照著暗號在做,但是卻沒有辦法投出有特色的球路,加上你的控球很不穩,常常害球隊差點輸球。雖然你的基本動作都對,但是就是沒有自己特色及殺傷力,很容易就會被對手看穿。」

投手教練又接著說,「你知道,因為你有傳統球隊的資歷,所以大家對你都有期待。」

「可是當我進來球隊時,我跟老闆說,我以前的訓練根本不紮實,所以我想從頭學起。」我像是在掙扎般,為自己辯駁。

「這樣吧,下一場比賽,你會被安排中繼,我們希望你能投出你自己風格的球路,好好打贏這場球,我們再來看看,你是不是適合這份工作。」

而這場球,我還沒投,卻一直無法激起我想要求勝的慾望。

我滿腦子只想著總教練的指責及投手教練的期待,我一直在球隊的戰術規模底下思考著如何贏球,卻覺得不知道該怎麼樣投出屬於自己的風格。

回到家,老爸再次鼓勵了我,告訴我,現在不是期待別人肯定的時候,是你自己要放手一搏,用實力決定這一切。

回想起來,也許我有天分,但我不確定適不適合這份工作,所以,我唯一要作的,就是投出一場有我自己的風格的球,從最後的結果,來決定我的風格是不室是和這個球隊,甚至是這個職業棒球的環境。

 

以上,都是我用身為一個職業球隊的投手,來隱喻我目前的職場狀況。

這是我目前遇到的瓶頸,但解決方式都是一樣,就是我必須用我的風格,去完成目前的工作。

我想,我一直忘了該找回自己。

加油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tswill 的頭像
gtswill

新生活,從這裡開始

gtswi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胖熊貓人
  • 偉大的投手不都是天生的

    大聯盟史上有很多偉大的投手不是一開始打職棒就意氣風發, 天才只佔少數,而能持續到最後的的更少之又少; 大多數都是累積長時間的磨鍊,一點一滴修正自己的缺點,堅持到最後才能在球場上發光發熱. 加油! 投出讓你自己驕傲的比賽吧!!
  • cloudo2412
  • 安西教練 我想要打籃球
  • 我這文章很久了耶

    gtswill 於 2012/11/03 22:07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